首页  »  新闻中心  »  易界动态

北大教授看风水

北大教授看风水

风水讲究以人为本

        1985年,当第一次从韩国人嘴里听到“风水”两个字时,于希贤这位钻研中国古代历史地理多年的北大教授,对风水的认识几乎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 从外行到权威,于希贤执着地走了23年。面对种种争议与质疑,于希贤早已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    1997年,宝洁公司在天津建生产基地,请于希贤去看工地。于希贤看了第一眼便觉不妙。这块地前高后低,风水不佳,三尖八角,像件兵器,犯了大忌。再看内部装修更让于希贤倒吸一口冷气。一楼的卫生间和二楼的卫生间均在大门正中,这在风水上都犯了忌。“厂方的解释是为防止女工偷懒,我一听就觉得其设计理念和以人为本、尊重个性的风水理念完全背道而驰。”于希贤提出意见,对方却置之不理。几天后,宝洁辞退了原规划师,请于希贤出山。于希贤按九宫八卦的办法一一安排,哪里是大脑指挥系统,哪里是神经中枢系统,哪里放财位,哪里放厕所……另外,他又按照地下辟邪、镇宅的道理,在四个角埋上了“泰山石敢当”。事后,于希贤意外得知了宝洁请自己看风水的原因:公司开工第一个月就死了三个人,死因都莫名其妙。持有公司30%股份的李嘉诚发话,必须请风水师来看,否则就停工。

         什么是风水?在两百多种定义中,于希贤比较认同剑桥大学李约瑟博士的说法,即风水实际上是结合了地理学、气象学、景观学、生态学、城市建筑学等学科的一种综合的自然科学。在此基础上,于希贤进一步形成了自己的看法。“风水的学名叫堪舆学,是调和人与环境之间气场的一种方式和艺术,通过调节气场,使人和环境达到和谐的境地。”

是学者,不是风水大师

       1940年,于希贤出生于云南一个中医世家。37岁时,他做了昆明师范大学地理系教员,痴心于对徐霞客的研究。1977年,于希贤赴京出差,几番周折后得以拜访北大地质地理系教授侯仁之。初次见面两人便相谈甚欢。1978年,于希贤考上侯先生的研究生,兼任侯先生的助手。1981年毕业留校后,于希贤开始教授中国古代地理学史,后担任教研室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 1985年,一封来自新西兰的信扰乱了于希贤平静的教书生活。写信的人叫尹弘基,首个从美国伯克利大学获得风水学博士的韩国人,时任奥克兰大学高级讲师。尹弘基认为,风水文化起源于中国黄土高原的窑洞选址,希望能得到于希贤的邀请,前来中国实地考察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自己竟对老祖宗遗留的风水文化一无所知?这封信带给于希贤的不只是震撼,还有难言的羞愧。通过阅读《四库全书》等古书,于希贤发现,中国许多古老的文化艺术、哲学思想都蕴含风水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   于希贤开始走向了关于风水的研究之路,随着知识积累,他产生了推广风水文化的想法。不久,于希贤在北大开设风水课,这是解放后首次将风水引入大学课堂(解放前北大也曾开设风水课)。

        面对“风水大师”的头衔,于希贤反复称“过誉了”,强调自己只是探索人与环境关系的学者。于希贤认为,真正的风水大师应当如司马迁所说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。他借用了一位香港朋友的戏言,“上等风水师看星相;中等风水师看气口;下等风水师拿着罗盘到处走。”观察星相可以解释天灾人祸为何发生;看气口也就是看人与居住环境的和谐程度;罗盘是风水师的基本操作工具,通过盘中央磁针的转动,寻找特定人或特定事最适合的方位或时间。

不该排斥风水

         中国很早就已经出现了风水研究,民众对其真正关注却始于2004年首届中国建筑风水文化论坛,2005年南京大学开办“风水班”一事更在全国掀起一场争论,前去授课的于希贤无意间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风水作为迷信怎么可以进大学课堂?”“气势汹汹”的媒体记者将于希贤重重包围,轮番质疑。当时于希贤向记者提了两个问题:是否知道自己在1985年就在北大开设风水课?是否看过美国风水学博士尹弘基的博士论文?“很多人在对风水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来判断它是科学还是迷信,这样的做法很不严肃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风水不是建立在鬼神观念上,而是建立在气场观念上的,所以谈不上迷信;用科学解释一切的唯科学主义早已在西方遭受强烈质疑。风水和科学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,风水对世界的认识有一整套完备的天干地支、周而复始、吉凶轮回的时空观念体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令于希贤备感诧异的是,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中国的风水文化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、尊重和接纳。早在1973年,美国伯克利大学就开始招收风水学博士,到现在,俄罗斯等欧洲国家以及日本、韩国都有风水学专业,日本2000多所高校中,有110多所开设了这门课程。

       1990年到1991年,于希贤被公派到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讲授风水。系主任拉平娜教授对于希贤说,风水是中国古人馈送给我们的睿智,它不仅是中国的,也是世界的。于希贤的风水课开讲后,来的人多得不得了,听众中不乏莫斯科大学的院士和教授,还有穿长袍,盘发髻,完全装扮成中国古人的样子。于希贤在学校里大受欢迎,校方甚至在第二个月就将他的工资就由副教授级提到正教授级,并且换了住房,配备专车接送。

        令于希贤费解的是,只有在风水的故乡中国,风水遭受着最强烈的质疑。“其实中国人本不该如此排斥风水,毕竟风水是了解中华民族文化的一把钥匙。”

假风水坏了真风水的“风水”

        于希贤说,目前风水界的恶名很大程度上源于假风水的盛行,尽管民间不乏风水才子,但还是有人假借风水之名招摇撞骗,动辄开价十几万、几十万。一次,一位河北老板请于希贤和一位民间风水师同去看祖坟。这位民间风水师拿着罗盘,在明知葬着骨灰的坟上装模作样地念了几句,开口就要15万元。“一提到风水,大家就想到招摇撞骗的假风水先生。在这种情况下,要让人们不把风水当成迷信,那倒真是难了。”于希贤提倡,风水界应当有行业自律,他期待行业规范早日出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于希贤主张将风水申报世界遗产,因为风水在中国民间广泛盛行,在棋艺、书法、绘画、诗歌、曲艺等方面都留下了影子。然而,从2003年开始,韩国启动了“整体风水地理”项目,准备将其列为韩国国家遗产名录并申报世界遗产。有消息说,日本的申遗工作也已悄然展开。相比而言,目前中国风水申遗更多的只是民间的呼声。“我希望中国要尽早申遗,毕竟中国才是风水的故乡。”于希贤感慨地说。(摘自《环球人物》2008年11月(下)邢婷/文)


联 系 人:湖南省常德市周易研究会 彭晋明
联系电话:18907367713 网址:http://www.cdzyyj.com/
通讯地址: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路2505号
Email: 11636892@qq.com Q Q:11636892
Copyright(C) 2006-2015 常德市周易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. 湘ICP备06002478号

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561号